被撕逼的肉夹馍

三个西交大毕业的学生(分别读的是自动化、计算机和土木工程)秉承热门的互联网思维开了家叫做“西少爷的肉夹馍”的店。专业这个东西,在互联网思维下就是个屁。互联网时代,最需要具备的能力不是写代码,不是写文案,不是画图,而是想象力。只要敢想敢干敢说,成功就一定是你的! 我扯的有点远了,还是说回西少爷的肉夹馍吧。对于西少爷的官方宣称,我的直觉告诉我,一家没多大门面的肉夹馍店做到日流水过万是不是有点让人“呵呵”的意思了?

生日不快乐

今天是我一年一度的生日。但在凌晨时我就发一句微博:一点都不快乐。 也许快乐与生日,不应当有必然的联系。可是,人们每每将「生日」说出口,后面必然是「快乐」。久而久之,也就习惯了说生日快乐,生日的人也习惯于要去「快乐」。

世界,你好!

时隔许久,我又回到了这里。如同回家的感觉,亲切。 之前的博客数据我没有刻意保存,那些我格外珍惜的数据可能已经不在。 我换了一身皮,换了一个名字,重新回到了这里,我是周良,我也是小武,我还是Eric。 我不确定我那天会再次离开,但我确信我在这里一天,我就会做我喜欢的事情。 毕竟我的人生最高理想可是「自由散漫」。 很多熟识的朋友已经离开这个圈子,很多不相识的朋友又跨入这个圈子。 愿一切都好。

是长跑还是旅行

整个一月,我几乎都是颠倒着生物钟度过的。随着紧张的气息,我干完了一件又一件计划之中的事情。我开始思索一些事情,什么是人生,我活着又是为了什么。 这个看起来充满哲学的话题,应该有很多人穷其一生都无法参透,凭我这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,当然也是参透不了其中的奥义。 从时间上来算,我还有一年半就毕业了。在我这个庞大的家住体系中,我是我这一辈年纪最小的,同时也是全家人最寄托希望的存在。我不知道毕业对我来说意味这什么,或许我可以跑出去闯闯,看看市面。也或许我只能蜷缩在这个小小的城市,终…

盘点那些年,我们的暑假

今年的暑假已经接近尾声了,我剩余的独立时间已经不到一周。往年的暑假和各种假期,我的各种安排几乎都如出一辙。半数时间都是浪费在床上。近年的暑假,差不多都已经把时差点颠倒过来了,基本上已经和美国的朋友同步了作息时间。当然,清醒的时候,除了一些必须要花时间的事情,剩余的那些时间,大部分都被我花在浏览阅读和写博客上。 在接触到 WordPress 这个博客程序之前,我确实是不太爱写什么东西。我一直认为,不写日记,不写博客,也没什么事情吗。写了也不会有什么收获,纯粹的浪费时间。但当开始写…

杂记:十八岁前的最后一个儿童节

很久一段时间没有在博客长篇大论了,不是没有空,虽然最近有很多事情让我忙到喘不过气来,但是时间挤挤还是有的;只能说,我没有了写博客的欲望。也可以理解为现在大家看到的周良博客,已经失去它原本的意义了。所以,他现在进入了转型阶段。(大部分是技术文章,小部分和读者唠叨)。 好了,言归正传。今天是六一,儿童节。估计也是周良在18岁成年前的最后一个儿童节了。在我小的时候,我总是极力装得像个大人,当我发现我已经不再是小孩子的时候,我却又希望像个孩子一样活着。人就是那么的茅盾。体验了长大之后需要面临的些许困难,就一个劲的怀念小时候,只是我在逃避罢了。

长大了以后,还是渴望糖果

小时候,最能让我兴奋的无非就是糖果。到现在为止,无论我在学校,还是在家中,身上都会携带者一些糖。不因为别的,只因为她喜欢吃糖,而我也喜欢。 说起你喜欢吃糖,其实我早就知道了。这一次我们在一起,我才感受到了糖对你来说有多么的重要。无论你身处何处,你总是会带上那么一些糖。你问我喜不喜欢吃糖,我说我喜欢的。但是从我平常的表现来说,确实看不出我哪里喜欢吃糖了。实际上,有些东西并不是因为喜欢,才要占有。就比如吃糖,我喜欢吃,但不比天天吃,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含上一颗,确实回味无穷。再比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