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SS未死,RSS不死

自从前几天鲜果宣布关闭RSS订阅服务,让不少人又在那说,Rss已死。其实也对,对普通用户来说,鲜果确实是他们接触过最多的Rss阅读器了。当年Rss的盛行,与(独立)博客的火热有一定的关系,而如今RSS阅读器关的关,转型的转型,让人不禁感叹昔日的美好,感叹当下博客的落寂。

被撕逼的肉夹馍

三个西交大毕业的学生(分别读的是自动化、计算机和土木工程)秉承热门的互联网思维开了家叫做“西少爷的肉夹馍”的店。专业这个东西,在互联网思维下就是个屁。互联网时代,最需要具备的能力不是写代码,不是写文案,不是画图,而是想象力。只要敢想敢干敢说,成功就一定是你的! 我扯的有点远了,还是说回西少爷的肉夹馍吧。对于西少爷的官方宣称,我的直觉告诉我,一家没多大门面的肉夹馍店做到日流水过万是不是有点让人“呵呵”的意思了?

珍爱生命,远离“匿名”应用

这段时间,朋友圈非常流行一款匿名应用,名字叫做「秘密」。初识此 App,是在 GeekPark 阿呆同学朋友圈的时间线上,抱着好奇的心态,我开始使用秘密这款APP,并且邀请了很多朋友一起加入。一周之后,我觉得这款应用,或者说是这一类匿名应用让我的生活变得非常的糟糕。

深圳 Maker Faire 上最值得分享的 7 张幻灯片 [转载]

本届「制汇节」最显著的特色还在于阵容强大的演讲者,包括了 Maker Faire 的创始人 Dale Dougherty ,前《连线》主编、《第三次工业革命》作者克里斯·安德森 Chris Anderson 以及 Arduino 的联合创始人 Tom Igoe 等影响 Maker 生态的名人。 他们分别进行了时间 20 到 30 分钟之间的演讲,其中不乏精彩的见解。我已经将最精彩的幻灯片都记录了下来,与你们分享。

为什么我特别讨厌语音输入

注:本文由 谢德旭 投稿 语音输入我一直不怎么待见,总觉得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功能,再加上目前的语音输入都不太好。 Siri,这个算是果蛆大爱的一个功能,但是国内一直很蛋痛,部分国行还被阉割。狗粉也有类似的产品,Google Now,但是在天朝,你懂的。魅族在见真章之后发布的 flyme 3.5.1加上了讯飞语音输入法,这算接地气了吧。但我要问:真的需要吗?

为什么一个人的项目可行 [转载]

一个人做项目可行吗?这不禁让人感到怀疑。现在的社会是个分工的社会,一般规模的互联网企业的研发部门都会有几个小组:产品、设计、研发、运营、运维。即使是新创企业,也至少要有设计师、程序员、市场营销这样的三架马车把持。一个人的项目,怎么能在与这些小队作战的项目的竞争中存活下来? 在做 writings.io 的过程中我逐渐发现,一个人的项目有很多常规企业没有的优势。一个人,意味着没有负担,可以随机应变,容易发现在人群中时发现不了的路。 一人项目可行的原因是可以列举出来的。

为什么写作者应该告别微信公众号

原因1:糟糕的编辑器 关于这点,王佩老师在《无人会 登临意》这篇文章中已经提及。 微信本做好渠道即可,但是腾讯硬是给它安上一个内容编辑工具,其实就是一个富文本编辑器,而且还是一个非常难用的富文本编辑器,这个富文本编辑器生成的东西是什么?就是一个网页,尼玛既然你生成的仍然是一个网页,你直接给我推我博客上的文章不就好了吗?重新做一个编辑器的意义何在? 微信公众号的后台其实不需要任何编辑器,它只需要提供一个链接的推送功能就可以了。但是微信团队没有这么做,眼看着一步一步,微信公…